北河二和北河三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好看又幸运的人怎么那么多呀

总是期待着幸运降临我

那是不可能的

丑八怪是不能有好运的

丑女活着其实对世界也是一种残忍吧


我开始对任何事情都不抱有期待

应该有的情怀都被杀死了

人生没有意义

我活着呢,但跟死了也差不多

嘻嘻


无可避免地厌恶自己

我在说我的痛苦

为什么大家会觉是在开玩笑

我是小丑

是丑八怪


我贫瘠干瘪的语言,说不出我万分之一的落寞孤独

【盾冬】【一发完】delusion

 角色死亡注意

 设定是队三之后,队长血清失效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看了有一位大大写bucky死亡后steve生活的文,就想着如果对调,bucky一个人怎么生活。

  文笔差,别骂我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幻觉的?”


  “三周前”


  “能说说你看到了什么吗?我是说具体内容、人物什么的”


  “…….”


  “是他”


  “他?”


  “他告诉我,他叫steve,来自布鲁克林。”黑发绿眼的男人有些不安,抿了抿嘴”


  “还有呢?”


  “他说我叫bucky,我该认识他,我应该了解他整个人生”他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大概过了五分钟,他缓了口气,说:


  “我的记忆现在有些混乱”,他指了指脑袋,“你知道的,我没办法找到和理顺混乱的记忆,我现在不确定他说的是否属实,但我很信任他” 


 “你有点紧张”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他突然笑了“我好像在哪听过这句话,好像是他对我说的”


 “幻觉中?”


 “不,我不记得是在哪里,在哪里…”他偏头,努力回想着“罗马尼亚。”


 “他在罗马尼亚找到了我,他高高的很强壮,和幻觉中不一样,他曾说过我很紧张。”bucky在柔软的沙发上坐得很直,一位训练有素的士兵。


 “强壮?你的意思是你记起了,不,你见过他?”


 “对”他只冒出了这一个单词,就从此闭上了嘴,仿佛多说一句就会打碎什么东西。


 “你还能想到什么吗?什么都可以,说出来”bruce转过了身,温和的笑着。


 “没有”他还是干巴巴的一个单词。


 “好吧,barnes,我想今天时间已经足够长了,天已经黑了,你可能有些累。”bruce起身摘下了眼镜,打开了记录薄,屏幕蓝色的光瞬间充满了整个屋子。


   Bucky的眼中染上了蓝色。


   Bucky站了起来,对bruce点了点头,走出了这里。

 

 

   房间的门再次打开,“他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吗?”tony倚在门框上说。


  Bruce敲下最后一个字母,关闭了屏幕,蓝色的光随之消失。


  “对”他犹豫了一下 “老实说我现在也不清楚了,他像是能想起来一点什么,但总是拒绝交谈关于罗马尼亚以后的事情,可以说,他非常抗拒那段记忆,非常…..非常不愿记起队长离开的事实。”


  屋里陷入沉默。


  “hey,我得帮帮红白蓝老冰棍,就算那家伙脾气又臭又倔,他是我们的朋友”tony咧了咧嘴“但我一看到barnes那家伙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想揍他。”


  “tony….”

  “噢!好的,为了队长!”

  

 

 

 Bucky回到了“家”,是steve留下的房子,在寸金寸土的布鲁克林。信箱里塞满了黑白色的信。


  “bucky!你回来了!”steve惊喜地说“今天还顺利吗?你觉得还好吗?”


  “steve……”bucky低着头换好鞋,下定决心抬起头,舔了舔嘴唇,“你能给我个拥抱吗?”


   Steve惊喜的看着他,“好的!你今天怎么了.....?噢我是说我愿意!”


   Bucky张开了手臂把瘦小的steve紧紧搂在怀里,蹭了蹭他金色的头发,闷闷的开口,“只有你会这样了,只有你了steve…”


   Steve欣喜的脸柔和下来,开了口“没错,bucky,我们从小便时这样,只是那个时候,我是需要安慰的那一个。”


  “steve!”bucky有些羞恼“我并不需要安慰。”


  “好的,好的bucky”steve又笑了“记得吗,我会一直陪你到生命的尽头的。”

     

 

   Bucky良好的生物钟把他从床上叫醒,刚刚六点,他坐在床上发呆,昨天回来又出现了幻觉,一次比一次真实,他的steve有了触感,好像他真的回来了一样,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岁的夏天,汽水和汗水混合的夏天,他们躺在潮湿阴冷的地板上,无所不谈,大声笑着、闹着,仿佛时间永远不会有尽头。那时的他们一贫如洗,却觉得无比富足。

   Bucky渐渐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他想起了他的十七岁,想起了小巷子里偷偷摸摸的吻,想起了steve通红的脸,想起了狂跳不已的心。他想起了冰封的几十年,红色血腥的回忆,还有后来的steve,找到他时steve紧紧抱着他,紧的透不过气。


   原来我就是bucky barnes,他庆幸。


   他最终结束了在床上的时光,为自己煎了个蛋,热了一份牛奶,看着太阳光慢慢从窗户伸进来。看着阳光逐渐蔓延,他有种难言的孤独,他感到害怕,努力把自己缩进沙发里,缩进阴影里,温暖的阳光此时对他是魔咒,他怕极了。


   他是追逐光的影子,也许曾经拥抱过他的光。

   

   


“嘿,bucky!花盆里的草早该拔掉了,你怎么一动也不动?非得我过来抓你吗?还有门口的垫子,我的天,你简直像住在垃圾堆里”阳光里瘦小的steve絮絮叨叨,手上动作不停,头发像是在发光。


  bucky沉默地看着,Bucky迅速起身,拉上了窗帘,一切寂静下来。


  这是他第五十七次拒绝阳光。

  

 

  “你是说,你感受到了他?触碰?”bruce差异的推了推眼镜,而黑发男人却坚定的点了点头“这可能有点难以解释了barnes…..”


  “是的,博士,我想…..”bucky抻了抻衣角的褶皱“我认为我还是不用再来诊疗了”


  “为什么?”两道声音同时响起,bucky转过头,看见了推门而入的tony。


  “不为什么”bucky转过了头,盯着衣角上的一点咖啡渍。


   Bruce想说些什么,却被tony打断,他紧紧盯着bucky“你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记忆很混乱,我们可不想在队长房子里发现一具尸体,你得好好跟着bruce治疗,讲明白点,我们为了队长!”


  “tony!”bruce阻止了他说接下来的话“barnes,你得听着,你也明白,虽然你想起了一些事情,但现在你的状态越来越不好,我们都很担心你。”


  “hey hey hey我可没说我担心他”“tony….”“ok ok 就一点点,看在他是老兵的份上…..”


  “steve死了。”


   室里霎时安静下来。

 

  “我该早点意识到的,家里的花盆里长满了杂草,信箱里塞满了追悼信,门口的垫子上积满了灰尘…..我早该意识到的,steve不会允许这样,他会一边骂我混蛋,一边帮我收拾好屋子,他明明身体差的要命,说话倒是中气十足,要人命…..”bucky念叨着,他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他感到痛快,“可是他死了,血清让他强壮起来了,同样却带走了他,他们带走了他…..”


 “barnes……”


 “对不起,我也许不会再来了,谢谢你们所做的,我只想回到布鲁克林,现在。”


   他从大厦里跑了出来,他站在阳光下。


  “bucky!”


   他恍惚回头,看见他的大个子steve就站在街对面向他招手。


   他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的steve。


 “我们会布鲁克林吧steve”bucky抬起头“我们躺在地板上,说什么都行,我保证打扫的干干净净,不会给你机会唠叨我了老妈”


 “你会陪我到生命尽头的,对吗?我也一样”


   Steve笑了起来,bucky望向他的蓝眼睛,咧起嘴角,仿佛又回到了十七岁的夏天,只有彼此的时光。


   汽笛声响起,bucky吓了一跳,一个人慢慢走回了家,金色的阳光在他头顶跳舞。


 “回家了,steve”

  bucky轻声说道。

         -end-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慢食堂:

粉红粉红的【樱花鲷鱼烧】详细做法快get✔


芳糖酱:

教你做少女心爆表的【樱花鲷鱼烧】赏樱必备人气点心!
这次的步骤图都粉嫩嫩的
去日本赏樱的朋友都在吃超人气的樱花鲷鱼烧,有了这个教程,在家也可以做哦~
原味鲷鱼烧做法可以看我的视频哦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198425